您的位置 : 驿站小说 > 资讯 > 绝世小神农何金贵桂兰小说阅读-绝世小神农断罪在线阅读

绝世小神农何金贵桂兰小说阅读-绝世小神农断罪在线阅读

时间:2019-01-31 18:42编辑:

已完结中小说绝世小神农是著名作家断罪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何金贵桂兰,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玄幻小说绝世小神农精彩章节:兰芳嫂接过纸以后拉住了何金贵的手:“金贵你别走,陪我聊聊天,我一个人在茅房蹲着,闷得慌。”

绝世小神农第二章 这不是开玩笑吗

兰芳嫂听到了院子里有声音,就问:“谁呀?”

何金贵知道躲不开了,弄得很不好意思,说:“是我,金贵。”

兰芳嫂的叫声从茅房传来:“金贵你别走,我忘带纸了,赶紧给我拿点纸,冻死了。”

何金贵愣了一下,这都是什么破事,这不是开玩笑吗?

但这天这么冷,要是兰芳嫂这样蹲下去,还不真给冻死?

何金贵说:“我也没纸。”

兰芳嫂说:“西屋床下箱子里就有,我忘拿了。就是孩子用过的作业本,拿过来就行。”

何金贵没办法,进屋找了一个作业本过来了。

他别着身子,让自己不忘里看,把纸递过去就想离开。

兰芳嫂接过纸以后拉住了何金贵的手:“金贵你别走,陪我聊聊天,我一个人在茅房蹲着,闷得慌。”

何金贵一愣,知道兰芳嫂还没有拉完:“聊个屁啊!臭的要死。”

“我咋不信哩?你转过身我看能臭死你不!”兰芳嫂的语气十分坚定。

何金贵一回头,直接傻眼了,该看的不该看的他都看到了。

他的心里激动了起来。

何金贵盯着兰芳嫂惊呆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女人的那里。心里又激动又兴奋,还有点紧张。

兰芳嫂格格一笑:“看什么看?要不要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贴我屁股上?没见过女人拉屎啊?”

何金贵摇摇头:“好像真没见过?咋了?你想让我给你擦?”

兰芳嫂脸一红骂道:“去去去,外面等着去,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

何金贵白了她一眼:“切,搞的我愿意看一样。我又不是没长!”

何金贵走出茅房,在外面等着,但是脑海里还是不断跳出芬兰嫂刚才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兰芳嫂解决完出来了,笑着说:“金贵啊,多亏你来了,不然嫂子要冻死了,赶紧上屋里坐。”

何金贵走进屋子,这时候大憨醒了,揭开了被子,气呼呼对兰芳说:“黑灯瞎火的你干啥去了?”

兰芳嫂一点也不隐瞒:“我去茅房啊,茅房没纸了,害得我蹲半天,要不是金贵来,我衣服都淋湿了。”

金贵怕大憨误会,赶紧帮着兰芳解释:“嫂子说得对,我确实帮她送纸了。”

大憨嘿嘿一笑:“嫂子拉屎,小叔子送纸?你真不要脸。”

兰芳嫂脸一红:“你才不要脸呢!不就是金贵给我送纸嘛,又不是伤天害理的事,你管得着么?”

大憨说:“金贵,下回她再让你拿纸,干脆连屁股也帮她一块擦了,让她痛快到底。”

何金贵笑笑,根本没在乎。

其实何金贵跟兰芳嫂很熟,即是邻居还是嫂子。

农村的娘们就这样,说话口无遮拦。兰芳经常跟何金贵开些不伦不类的玩笑。经常开玩笑,大憨也不在意。

大憨这人不错,是何金贵在黑石村唯一合得来的人。

知道大憨哥不能下炕,没事的时候何金贵经常来看他,有时候上山打猎,打到兔子山鸡什么的,也让大憨打打牙祭。

大憨爱下棋,何金贵也一样。

二人关系好的很,所以兰芳嫂待何金贵很好。

何金贵问:“嫂子,俺娘让俺过来,你找我有啥事?”

何金贵这么一问,兰芳和大憨都红了脸。

兰芳有点害羞:“俺婶子让你我教你……怎么拜七啊。”

何金贵一愣;“拜七有什么好教的?”

兰芳显得很扭捏,说:“你不知道啊,你还是个童子鸡,女人那里面的事啊,奥妙无穷。”

何金贵没听懂,在他的心里拜七就是那回事,一男一女钻屋子里,就说说话,能有啥好玩的?

一直到后来,他才明白,感情就不是那回事。

大憨很不自然,说:“你嫂子找你有事,你们就里屋谈,别看我,我睡觉。”

大憨拉过被子,蒙住头继续睡觉,兰芳嫂拉住了金贵的衣襟,把他拽进了里屋。

里屋早就铺好了床,一床新被子,都准备的好好的

进屋里后兰芳嫂就开始脱何金贵的衣服。先帮他解开了上衣的扣子。

何金贵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躲:“兰芳嫂,你干啥?”

兰芳红着脸说:“嫂子教你怎么做男人啊。”

“那你别扯我衣服啊!”

“笨蛋,穿着衣服咋整?”

金贵纳闷,做男人和穿衣服有啥关系?但他知道兰芳嫂肯定是想占便宜

大憨还在外面呢,这要是被他男人听见,还不活活吃了我???

“不行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大憨哥,大憨哥那么可怜。”

兰芳嫂在金贵的胸脯上拍了一下:“你个傻子,是大憨让我叫你来哩,他那个地方不行了。”

何金贵还是没听明白:“啥地方不行了?”

兰芳嫂脸红得就像秋天里的包谷:“你…………傻啊,就是那个地方,下面的那个不行了。”

何金贵这回听明白了,可还是不懂,“俺娘让我来你家,就是让你教我怎么做男人?”

兰芳嫂说:“是啊,姐夫就是要给小姨子拜七的,男的结婚也要找嫂子调教,这是规矩。”

何金贵觉得好笑,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简直就是瞎搞?

“还是算了嫂子,这不是让人戳脊梁骨嘛。”何金贵说着躲着,还系着扣子。

兰芳嫂却不肯放过他,伸手往他腰上摸了过来,说:“谁戳脊梁骨?这是规矩,规矩懂吗,金贵,嫂子稀罕死你了。”

兰芳嫂抱住了何金贵的腰,亲了上去,金贵顿时觉得恶心的不行,满脸弄得都是口水。

按说张兰芳是有名的村花,在黑石村那可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很多男人看到兰芳嫂,就跟狗看到红薯皮一样,屁颠屁颠的往上凑。

可是何金贵的年纪还小,根本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那种事,兰芳嫂的主动,差点吓得何金贵阳*痿,几乎掉了魂。

何金贵不断的往后挪,就差没把墙撞倒了。

兰芳嫂的吻继续在金贵的脸上飞舞,雨点一样,还吧唧吧唧作响。大憨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

可是大憨没有做声,心里还美得不行,好像他占便宜了似的。

何金贵长大了,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壮实的很。

村里的大姑娘小闺女都稀罕他,暗恋他。

像兰芳嫂这样的,金贵没遇到过,吓得不行。

觉得丢脸丢到家了,这要是让乡亲们和大憨知道了,他还咋做人?

兰芳嫂的声音很小,当然,他不怕外面的大憨听见,就怕何金贵胆怯:“金贵,俺答应婶子了,这事我就得办好,你就听我的吧。”

兰芳嫂一边说,一边拉过何金贵的手,按在了自己身上。

何金贵看大憨还上赶着让自己去,那还怕什么?

他虽然胆怯,但是不敢再反抗了,随着兰芳嫂的手开始移动,画圆。

慢慢的,兰芳嫂解开了上衣的扣子,一道亮光闪过,金贵觉得都睁不开眼了。

兰芳嫂抓着金贵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按。

何金贵的心里很纠结,想把手拿走,又舍不得,不拿走又害怕。

“别,别这样,我害怕…………”何金贵想把手抽出来,可是兰芳死死拉着他的手,拼命的挤压。

一股暖流顺着何金贵的手臂直达全身,他的眼前有点眩晕。

过一会儿,兰芳嫂还是抓着他的手慢慢引导。

何金贵再也受不了拉,就把兰芳嫂推开了,气坏了,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冲了出去。

刚跑出来,后面的大憨就叫了一声:“金贵!你干啥去?”

何金贵没好气地说:“我回家!”

大憨说:“金贵你别走,我有话要跟你说。”

金贵没办法,二次返回了屋子,抬手指住李大憨的鼻子嚷嚷道:“大憨你不是个人,你咋能让你老婆干这事?”

大憨苦苦一笑,拉住了何金贵的袖子,把他按在了炕头上,说“金贵,哥是残废,你就当帮哥的忙,行不?”

何金贵一下甩开了大憨的袖子:“你胡扯,哪有让自己老婆干这事的?你甘心做乌龟王八蛋?”

大憨生气了,怒道:“你叫个屁啊!怕人听不到是不?这是哥残废了,我要是好好的,能轮到你?你别得了便宜卖乖。”

何金贵说:“我没觉得占便宜啊?大憨哥,你告诉我,拜七到底是咋回事???”

大憨语重心长,把金贵拉过来坐下,开始说话。

大憨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男女那点事都告诉了金贵,一直到深夜。

听得金贵面红耳赤,心里激动的不得了!

兰芳嫂就在里屋听着,大憨给何金贵传授经验,她也一句话没丢,全听进了耳朵里,心里难受的猫抓一样。

大憨最后问金贵:“听懂了吗?”

何金贵点点头说:“听懂了。”

大憨说:“那你还愣着干啥?进里屋找你嫂子去啊。她都等不及了。”

绝世小神农

绝世小神农

作者:断罪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揭露乡村恶俗,未过门的嫂子竟得我来教她做那事,我哥不仅把我俩锁到卧室里,还在门外叫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