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驿站小说 > 资讯 > 岳明白不易小说_小说唉江湖不易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岳明白不易小说_小说唉江湖不易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8-11-06 13:55编辑:sunny

耽美小说唉!江湖不易!的主角是岳明/白不易,是一本最近比较火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驿站小说网精选:放在以前,北堂望舒是断不会怕的,骨子里自是桀骜凌然,又何惮威胁和虐待?只是自从他的身子被北堂酆碰过后,一切好像都变味了,北堂酆的“做点什么”,开始让自己感到恐惧和慌乱。

唉!江湖不易!第三十章 天行山(三)·花败

“教主……”

西冥教教主主殿内,氛围凝重异常,跪在地上的几位黑衣男子被面前的男子的气场压得抬不起头,连呼吸都压抑着,生怕惊动眼前人分毫。

这几位黑衣男子,正是在天行山与白斩风赵麟二人交过手的一群人。

“我已经给了你们够多时间,”北堂酆冷着脸眯起眼,“我这里,不需要废物。”

北堂酆抬手,青筋暴起,做出捏拢状。台下,那群人瞬间被黑雾笼罩,发出惨叫,只一瞬,便血溅当场,全数毙命。

“黑段。”北堂酆发声。

“属下在。”从一旁的黑暗中,跳出一名男子。

“天行山玄武,一月之内,务必给我找到。”

“是。”说罢,那男子转身出了殿门。

所谓天行山玄武,是传说中至贞的神兽,通身壁白,壳成玉碧色,拥有着容不得半点污秽的千年圣体。

这段时间,除了耗用大量人力去找寻天行山玄武,北堂酆还打压了几乎所有支持了北堂空涯执政理念的家族,西冥一时之间人心惶惶,生怕灾难下一秒就发生在自己家中。

北堂望舒被闭锁在一方宅院,自无可能知道外界发生的种种,但一连多月,北堂酆都没有现身,北堂望舒只觉得不安,怕北堂酆又做出什么无可挽救之事,只得找来长嫂冒顿静文询问。

“望舒还真是敏锐,”冒顿静文掩嘴做出痛心状,“你这府里是风平浪静,但外面早就乱作一团了。祁家,莫家,贺家,之前力挺北堂空涯的几大家族,现在都被打压的再无翻身之日了。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冒顿家可能也得遭殃。”

“北堂酆他怎能!”北堂望舒的手开始颤抖,心口也一阵阵刺痛。

“你也不能怪他,毕竟酆有需要完成的宏图伟业,有些顽戾之人,若不铲除,来日必将成为绊脚石。”

见北堂望舒很是愤怒,冒顿静文暗暗勾起了嘴角。

“通过蛮力杀人而巩固的势力,是断不会长久……”北堂望舒紧揪着眉头,“谢谢长嫂与我说的这些,望舒这下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离开冒顿静文的客堂,北堂望舒破天荒来到了北堂酆的主殿之后的书房,等待其归来。

“望舒?”

从大殿回到书房,北堂酆看见了正在等候的北堂望舒,有些惊讶。毕竟从那日自己没忍下心意,把那人推到在席榻之上后,这是第一次见面。

“北堂酆……”北堂望舒沉沉地低着头,不想让来人看见自己形于颜色的失望,“你这些日子,都在干嘛。”

“问这做什么。”北堂酆沉下脸色。

“你可有为难其他家族,继续对无辜的人痛下杀手?”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吗。”北堂酆的脸上瞬间像是蒙了一层霜,“这件事,谁告诉你的。”

“想要长治久安,你这样的暴行是断然不可的!”

“我问,是谁告诉你的。”北堂酆的脸上依旧冷若冰箱。口中吐露的几个字,就像一把把利刃,插进北堂望舒的胸口,让北堂望舒感到了刺骨的恐惧。

“酆……你现在已经失了心智了。”北堂望舒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可有说过,让你不要干预我执政的事?”

“你……”面对来人一步步的靠近,北堂望舒不禁后退一步。

“你在怕我?”

“你现在的样子,让人如何不怕!”

“呵。”北堂酆忽然露出了一丝狷狂的笑,“我奉劝你现在,立刻回到你的府邸去,不然,我没把握能保证自己不对你做出点什么。”

“你!”

放在以前,北堂望舒是断不会怕的,骨子里自是桀骜凌然,又何惮威胁和虐待?只是自从他的身子被北堂酆碰过后,一切好像都变味了,北堂酆的“做点什么”,开始让自己感到恐惧和慌乱。

就这么走掉吗?

“酆……算我求求你,住手好不好……”

“你当真不走?”

“不要再这样下去了!酆!”

我这又何尝不是为你好!心邪者,迟早被心魔吞噬,一切都将是枉然!你为何就是不懂!

北堂望舒双手紧捏着,硬是站在北堂酆的面前不肯退却一步,一双眼直直的瞪着眼前的人。

“我警告过你了,不要后悔。”

“唔!”

北堂酆毫不留情面的撕开眼前人的衣服,对着那人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放开……你混账……!”

无法反抗眼前人强烈的压迫和粗暴的行为,北堂望舒只能咀着泪,决定放手一搏断断续续地说起话:“酆……拜托你停手……想要长久,这样是行不通的……”

“看来我还是对你太温柔了,让你总有心思去考虑别的事情。”北堂酆冷笑,但很快,这抹笑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酆!”

被抵在书桌上,北堂望舒的眼泪终于随着一阵热辣辣的刺破的疼痛而滑落下来,屈辱和不甘,就像铅块一样堵在喉咙,使自己说不出完整的话。

这一下午,书房的门都没有再被打开。

披着北堂酆的衣服,北堂望舒跌跌撞撞回了自己的府里。身心俱损,北堂望舒终是醒悟。

自己曾经还对这位兄长抱有的希望,已经被那人强势残暴的行为彻底粉碎,身体的疼痛不断地在提醒着自己,一切,不过是自己美好的希冀罢了,北堂酆,是不可能再回头的了。

走到紫檀柜边,北堂望舒取出了陪伴自己将近十年的埙。

这是北堂酆亲自制成,在生辰那天送与自己的。

手微微有些颤抖,闭上眼吹奏出最后一曲《盼归人》,一滴泪顺着脸颊滑下,北堂望舒将埙重重摔在地上。

埙碎,情亡。

“贱人!”

“啊!”冒顿静文捂着胸口,被北堂酆一掌拍得倒在了地上。

“望舒那边,是你说的?”

冒顿静文嘴角流出一丝苦笑,见北堂酆竟来到自己的府邸,本是满心欢喜的去迎接,却不想竟当着仆人们的面重重的挨了一掌。

“我只是和他传达了教主必将一统天下的宏图伟业的开始罢了。”

“他志不在此,你会不知道?”北堂酆微眯了眼,“看来是我给你的自由太过了点。”

“北堂酆!”冒顿静文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到底谁才会是能够一直站在你身边辅佐你、支持你的人,你难道还看不清楚吗!”

“……”北堂酆眼色冰至极点,“那个人,不是你们配去比的。既然管不住自己的的嘴,那我来帮你。”

北堂酆用眼角示意了下旁边的手下,便转身离开,对于身后传来的冒顿静文的惨叫声,也罔若未闻。

想到在书房里失控的一幕幕,北堂酆揉了揉眉头。

本不想如此强硬地对待他的……

叹了口气,北堂酆不明白自己的理智为何会如此容易就被北堂望舒粉碎。

想到那人在那时受到的伤,北堂酆转身去了药堂。

“咚咚”

敲门声传来,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北堂望舒身体疲惫的躺倒在床上,没有起身为来者开门。

开锁的声音之后,便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望舒。”

“……”

“我本是警告过你的,是你执意要……”

“……”

“算了……过来,先上点药。”

“……”

北堂望舒躺在床上,背对着身后的人,他不明白,为何一个人能同时兼备着如此的残忍和如此的温柔。

“你干嘛!”

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掀开,北堂望舒回身用手挡住,怒视着眼前的人。

“上药。”北堂酆此时虽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但对于他人来说,收敛住冰冷,就是最大的温柔了。

“什么药?”北堂望舒依旧紧紧地防范着眼前的人。

“你出血了不是吗。”

“你!……”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都涌上头去,北堂望舒胸口开始剧烈起伏,“不用。”

“下午是我冲动了。”

“呵,”北堂望舒背过身躺着,“冲动的不是你,是我。”

“什么意思。”北堂酆脸色冷了下来,尤其是在看到一旁埙的碎片后。

“字面意思。”北堂望舒的语气里尽是冷漠,心里,却是一阵阵的抽痛:冲动的人,是我,我竟以为你会听进我的意见,竟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你……

“我现在做的,你未来会懂。”北堂酆道。

“恕望舒无能,教主的谋策,即使身死,也无从理解。”

“……,把药擦了。”北堂酆缓下语气,换了个话题。

“你!……”北堂望舒最听不得提到这种事情,羞恼之情又涌上心来:“你到底要把我羞辱成什么样,才肯罢休!”

“羞辱?我只是在关心你。”

“兔死狐悲,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望舒,我欠你的道歉太多,也不差这一个了。”

“你干什么!”

北堂望舒惊恐地发现自己被点了穴道,身体动弹不得。忽而,身后一阵凉冰冰滑腻腻的刺入感袭来。几番擦拭,那份火辣辣的胀痛感竟得到了缓解。

“你!别乱动!”北堂望舒动弹不得,只能警告。

“不动怎么上药?”半晌后,北堂酆抽出手,“剩下的我放这儿了,用不用随你。”

感觉穴道被解开,北堂望舒立即起身,一拳过去,直直招呼上那人的脸。未想北堂酆竟毫不避闪,左侧脸颊直直的挨了这一拳。

“剩下的,我会慢慢还你。”北堂酆亲吻在那人的拳背之上。

起身离开,身后,北堂望舒的拳,依旧紧握着。

唉!江湖不易!

唉!江湖不易!

作者:孜孜不易类型:婚姻状态:连载中

一跤摔过去,竟是身在古代。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邪教教主?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那个逆天的修仙的小兄弟!快让我抱着你的大腿!失忆?女装??再穿越??!桃花?忘情??又开虐??!天要我成王,我不得不成!天要我断袖,我不得不断!唉~不易!江湖不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