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驿站小说 > 资讯 > 作者是枫晚渔声的小说-当可怜遇上可怜余枫秋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作者是枫晚渔声的小说-当可怜遇上可怜余枫秋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19-04-12 10:13编辑: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是一本现言题材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枫晚渔声,当可怜遇上可怜小说文字功底扎实,文章更是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当可怜遇上可怜第三章 校园里和可怜重逢

窗外的阳光叫醒了迷糊的秋雅,她背起书包,开始她从此没有波澜的新的一天,而她却不曾想到再一次和那个装作可怜的人重逢。

“走,一起去上课。”小琳挽着秋雅的手,似乎在为昨晚的那顿饭高兴。

突然手机开始震动,有人给秋雅打电话。

“是林渔呀。”林渔是秋雅的大学同学,不过关系不太好,因为她之前追过庄廉。她找自己有什么事呢,秋雅有点奇怪。

“林渔,有什么事吗?”

“秋雅,你没什么事吧?别想不开啊。我听庄廉说他联系不上你,怕你做傻事……”

林渔好像再说什么,却被秋雅打断了,因为她觉得这个林渔就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我没事,挂了。”秋雅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嬉笑声。这个电话才挂下,手机还没收进口袋,又有人打电话给她。这群人烦不烦!

“我没事,挂了。”

“我没事,挂了。”

“……”

秋雅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问着同一个问题,害怕她寻短见。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抛弃她的那个装作可怜的人,她想起来有些可笑,这个人还以为她爱着他爱到离开他就活不下去了。

真的是个无聊可笑的人。

这群人也是多管闲事的。

其实秋雅感觉自己很幸运,如果没有那个叫余枫的男孩一晚上七个小时的陪伴,说不定自己现在真的有轻生的想法。七年,七年走过的点点滴滴不是说放下就可以放下的。可是庄廉为什么说放就放手了呢?秋雅还是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可现在只是带着一丝好奇,一丝很淡的悲伤,那个七年给了一个走向了岔路的男孩。

“秋雅!秋雅!”她感觉有人在扯她的衣角,把她一下拉回了现实。

“于老头在叫你。”小琳很着急地说道。

“林秋雅,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上来解一下这道题。”于老头推了推他老花镜。

这当然难不倒秋雅,大学里她可能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自己的成绩,就像刘老师说的够上了保研的名额。可这次雅秋却出了问题,因为秋雅的心思飘到了远在悉尼的那个男孩。余枫正在办公室解一个方程,突然抬头,感觉今天天气真不错。但他也不知道在中国上海的那所大学里,秋雅即将迎来一顿狂风暴雨。

“秋雅,秋雅…”

秋雅听见小琳小声呼唤着自己,转身望去就看见于老头渐渐发青的脸色和小琳着急的小声嘀咕。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再转身看着黑板,上面写着看不懂的话。“我不可怜。”“秋过…”

秋雅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能使出她从小到大百战九九胜的办法,低头沉默。“呼、呼,”她心中暗自庆幸,幸好没有把他的名字写下来。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头低的更狠了,那唯一一次的失利是在谁身上。

于老头摇了摇头,叹息说“下来吧。”

“你怎么回事?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还没缓过来啊?”小琳在秋雅耳边唧唧歪歪吵个不停,而她只把头埋进书里,有些慌张。

“我这是怎么了?”

……

下课啦,同学们都冲向了食堂,秋雅却没什么胃口,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乱戳乱画,想表达些什么却又怕别人发现。小琳拍了怕秋雅的脑袋,把她的目光牵引到了教室门口那个瘦高的人影,也一下子仿佛牵引回到了七年前。

秋雅一下子站了起来,慢慢走向他,原来自己那里还有这个人的样子。

“我叫庄廉,装作可怜。哈哈,好记吧,你叫什么?”

“我,我是林秋雅。”

所有的故事都源于那次和装作可怜的初识。今天,又和可怜重逢了吗?

“你来干嘛?”秋雅极力想用高冷的声音,却没有发现四个字一声比一声轻。

“我最近都联系不上你,还以为你因为我和那个女生的事情而想不开,打很多认识你的人的电话,都联系不上你。本来想找你好好聊聊的,我……”面前这个装作可怜的男孩,说的那么温柔的话语,现在怎么都感觉很刺耳。

其实那天晚上,秋雅正和小琳大吃大喝,手机也关机了。

“不就是你的新女朋友吗?有什么不能承认的。”秋雅想想真的觉得很可笑,事到如今又何必再来管我的事情呢?又有什么资格呢?

“我没事,出去吃饭,不用你担心。你忘了那天晚上你说过的七个字了吗?”

秋雅的声音逐渐平稳平淡,那过往和这个男孩的七年在她脑海中飞速放映,慢慢地像玻璃一样被打碎,受伤的只有可怜的她自己,而他早已在另一个女孩的路上。也许他早就忘了,她唯一不能原谅之事。当初说好的一如既往,原来真的只够短短的七年。

只是七年,真的不短。

“七字七年,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她很决绝,此时的重逢更像是一块橡皮,正在慢慢擦净他在她心底残留的素描。

他好像还要解释什么,想去拉秋雅的手。

“我们说好,一起不可怜呢?”

这句话像箭一样,狠狠地射在了秋雅的心上,像是扫起所有的记忆碎片,扎破她感情的气球,倾泻而出。

她快哭出来了。

是呀,说好的,只是你是不是从来都是装作可怜?

这句话秋雅问不出口,她迫切地想逃离这个人的周围,她快不能呼吸,眼泪开始打转快要溢出。

“谁来救救我?”

……

悉尼,研究所。余枫,很高兴地做完实验,正在慢慢翻看昨晚和她的聊天纪录,一字一句看了很多遍。是时候听听她的声音了,他觉得她的声音一定很好听。

好,下决心了。余枫打通了秋雅的微信电话,上面备注着“某人你好。”

……

微信来电的声音打破了落地可听的沉默,秋雅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命地往岸上游。她着急地拿出手机,根本没有看是谁打来的电话就接了。

“喂,请问是……”

秋雅好像听见一声陌生却很清脆的声音,又被不远处的自己的名字吓到了,慌忙中挂断了电话。

……

余枫有些失望,或许她突然有事吧。

……

“林秋雅!”就是被一声吓得秋雅挂了电话,差点手机摔在了地上。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庄廉的声音开始变得尴尬,越来越小。

“我怎么不能来?我就是来看看林秋雅,看你们能说什么好话。”秋雅定睛看去,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化着烟熏妆,穿着百褶裙。呵,原来是商院校花,程梦妍。

“来,你们接着说,我不插嘴。”她有点嚣张的样子让小琳怎么看都不爽。

“喂,小三,你眉毛画错了。”小琳挑衅她。程梦妍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拿出包包里的镜子仔细查看那张精致的脸。

“我没有画错啊。”然后才反应过来,“你说谁是小三?”

这就是庄廉的新女朋友,抛弃秋雅后的现女票。

秋雅扯了扯小琳的衣角让她别再争吵,还有什么意义呢。秋雅突然想起来,以前他总是说她不化妆也好看,现在却找了个这么爱化妆的女朋友。果然是骗子,他的眼光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差了?

秋雅觉得这场闹剧可以收尾了。

“小琳,我们去吃饭吧。”小琳推开面前的帅哥美女,就带着我扬长而去。她知道秋雅快没有站下去的力量了。“嗯,她应该是被气饿了。”小琳是这么想的,因为她也不明白那“可怜”两个字对秋雅来说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感,以至于七年后庄廉再说这句话,还是会触痛她的伤口,以至于失控泪奔。

“秋雅,你别走,我还有话……”他还有话,秋雅却被小琳拖着逃离了现场,依稀还听见他和程梦妍争吵的声音。

“如果你再见她,我就告诉……你帮她……”

“告诉谁?”听不清了,也不想听清了,秋雅已经和他没有了关系。再回头一眼,看着那两个人影渐渐消散,她心里的素描也被擦得干净,就这样秋雅失去了七年,真正失去了那七年。

和他的所有故事都将结束于这次在校园里和可怜重逢吧。秋雅开始庆幸这次和可怜重逢,如果没有这次重逢,她也不能那么快从七年的碎片中走出来。

初识时,他装作可怜,让她不可怜。重逢时,他只留下了可怜,还好她有另一个可怜人。

另一个人,另一个人,秋雅突然咋呼跳了起来,把小琳吓了一大跳。她才想起来查看刚刚谁的电话,是谁把她从那七年的沼泽中拉了出来。

手机微信上清楚地备注着:“另一个…”

原来是他。

当可怜遇上可怜

当可怜遇上可怜

作者:枫晚渔声类型:现言状态:连载中

他们俩人手一杯红豆奶茶,在那家经常光顾的奶茶店的许愿墙上写着“让我们两个可怜人在一起变得不可怜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