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驿站小说 > 资讯 > boss大人请走开江凯伦黄叶在线阅读

boss大人请走开江凯伦黄叶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10 15:16编辑:

近推现言新书《boss大人请走开》是一本已完结小说,来源于掌中云,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可是如果没有江凯伦,我会死的,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黄叶抚上了自己的腹部,眼泪汪汪地看着黄草,“不要再这样固执下去了,你的固执只会变成对我的折磨,如果你不想我死,就放手!”

boss大人请走开第三百四十四章:尽一切手段保住它

黄叶看着他,唇角扯出了一抹苦笑:“为什么……要陷害他。”她悠悠地问,因为身体虚弱,声音格外地低。

黄草没敢直视她,却极为坚定地开口:“他伤害过你,就应该得到惩罚。”或许早就通过杜蕊之口知道她了解了一切,他表现得十分平静,半点惊讶都没有。

“你现在这样,何尝不是在伤害我。”两滴泪滚了下来,她眼巴巴地瞅着黄草。黄草见不得黄叶的眼泪,心疼地伸指过来抹,黄叶偏开了脸:“如果他出了事,我也没办法活下去。”

“他并不适合你!”黄草有些受不住般低吼,眉底压了一片痛楚,“我是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的!”

“他是凯凯的亲生爸爸,凯凯日后知道,会恨你的!”黄叶也跟着吼了起来,她没办法平息自己,一想到江凯伦会受到莫名的伤害,心就扯了起来,疼得要死。

黄草沉默了好久,半天才艰难地扯开唇角:“你不会告诉凯凯的,我也不会,因为我们都不想他痛苦。你放心,我会把凯凯当成亲生儿子宠。”

“可是如果没有江凯伦,我会死的,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黄叶抚上了自己的腹部,眼泪汪汪地看着黄草,“不要再这样固执下去了,你的固执只会变成对我的折磨,如果你不想我死,就放手!”

黄草不敢置信地看着黄叶的腹部,对于她怀孕的事情,似乎相当意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言语。

黄叶顺势紧紧地握上了他的手:“黄草,如果你的心里还有我,就别再针对江凯伦,放了他!如果你真的恨他,就连我一起惩罚,这种看着他受苦受委屈却无能为力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比死还难受!”

黄草静坐在那里,背脊挺了又弯,弯了又挺,眉宇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还是无情地甩开了黄叶的手。

“好好休息,不要老想着要死要活的事,凯凯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需要你。”

说完,他甩手离去,根本不管黄叶在背后肝肠寸断的呼唤。

黄叶想要偷偷离去,不想,病房门外已经派人把守,她哪里都去不了。躺在床上,一闭眼,眼泪就滚了出来。她不能忘记,念晚儿进入J集团是她向江凯伦求的情,如果不是她一时心软,江凯伦也不会遭此大难。若他真的出了事,她这一生还怎么过得下去?

迷迷糊糊地想着,突见得门被人推开,远远地走来了江凯伦。他对她笑了笑,走到床边,抚摸着她的脸。

“江凯伦,你回来了?”她一阵惊喜,兴奋地喊。他笑着点头,在她额角亲了一口:“我回来了。”

“太好了,你知道吗?我怀孕了,这是我们的孩子啊。”她牵着他的手抚向自己的腹部,一点点探索着孩子的踪迹。

突然,江凯伦用力甩开了她的手,指着她的鼻子大骂:“都是你!你让念晚儿进入公司,害得我坐牢,我恨你!”

黄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突变的他,无尽地颤抖着身体。门外冲进来几个穿迷彩服的男人,直朝江凯伦而去,将他押起:“你涉嫌贩卖大量毒品,我们要枪毙你。”

“不要,不要带他走,放了他!”

不管她怎样呼喊,那些人都不予理睬,江凯伦像破布一样被人拖走。

呯呯呯!

意识到江凯伦已经被枪毙,黄叶吓得一翻身坐了起来,啊地叫出声。

“姐,你怎么了?”有人握住了她的手。

黄叶抹着汗醒过来,才发现刚刚做了一场梦。外面,响着呯呯的鞭炮声,不知哪个顽皮的孩子在玩炮竹。

黄花拿过毛巾给她抹脸,看着她冷汗岑岑,脸色苍白的样子,心疼得要死。

“姐,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不是还有哥在吗?他会想办法的。”

“黄草他……”黄叶干着喉咙出声,最终没有把黄草在江凯伦的事里起到的作用说出来。她说不出来。

她翻身起床,黄花急急跟了过来:“姐,你要到哪里去?”黄叶挣开她,开门,看到了外面守着的人。

“哥怕你出事,所以才让人守着的。”黄花完全不知道黄草的所为,替他说话。黄叶苦笑了一声,最后握紧了她的手:“花儿,姐从来没有求过你,这次,你一定要帮帮姐,我要出去!”

……

机场,广播里传出优美的声音,播报着各路飞机起落的消息。明亮的钢架结构的机场,人来人往,行色匆匆。两道纤细的身影向现,除了两人身上的小包包,别无他物。

一人脚步明显迟滞,要由另一人扶着走。

“姐,你小心点。”黄花看一眼离得不远的安检口,轻声道,漂亮的脸上写满了忧虑。

敌不过黄叶的祈求而悄悄带她出来,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

好在自己以要跟随在侧做条件,否则这样的黄叶,不知会碰到多少危险。

离安检口越来越近,黄叶的脚步却迈得越一越快,整个人分明一阵风就能吹走,却还强自撑住自己。因为步子快,而越发显得踉跄狼狈。

“姐,别急,马上就到了。”黄花不得不安慰。直到站入安检队伍里,黄叶才吁口气,抹了抹汗。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她终于可以去看江凯伦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当轮到他们安检时,背后却伸来了一只臂:“对不起,我们不安检了。”那人将她往后一拉,退出了安检的队伍。

黄花看到那人,窃窃地唤了一声哥,黄叶闭了闭眼,狠狠咬上了唇。

“放开我!”

“你这个样子去了英国也做不了什么,跟我回去。”黄草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直接抱起了她。

黄叶无尽挣扎,黄花一脸担忧地跟在身后,一声声呼着:“哥,哥,哥……”

黄草停步,用力拧眉,对着身后的人吩咐:“把小姐送回去!”

黄花被他的手下带走,他这才迈步,朝自己的座架走去。黄叶经过一番挣扎,终于筋疲力尽,软软地瘫在他怀里,进气多出气少。

黄草直接将她抱上车,整个过程都未曾放开她,捧着她的双手因为她的停止挣扎而松下来,变得小心翼翼,仿佛捧着一块珍宝。

黄叶咬咬牙,低低吐出:“黄草,我会恨你的。”

心头有如针刺,一阵剧痛,黄草用力扯上了唇角:“就算你恨死我,我也不会再让你离开!”

这话,黄叶没有听到,她陷入了新一轮的昏迷当中。

这次,黄叶昏昏沉沉一直睡了一个星期,几乎没怎么醒过,也没怎么吃东西。等她醒来,屋外的风已经显露凉意。

黄叶摸了摸被风吹凉的臂,看了一眼日历,当黄草走进来时,只道:“爸的祭日快到了,这回,我们一起回去祭祀他吧。”

黄叶的转变让黄草非常开心,自然应允。他一路上小心翼翼,简直把黄叶当成了宝贝,舍不得黄叶受半丝苦。

老家很快就到了,两人买了纸钱、花和果品上了山。跪在黄根的坟前,两人恭恭敬敬地磕了头。

黄叶突然拉上了黄叶的臂,指着黄根那张早就苍白了的照片出声:“黄草,你还记得吗?当年你老问爸爸,为什么我们几个女孩叫叶、果、花,只你叫黄草。”

黄草点头:“记得,当时爸爸说,以后你们就由我来保护。”

“可你是怎么做的?不仅没有保护我,还伤害我……”黄叶说着,抱着黄根的碑唔唔地哭了起来。

黄草愣愣地看着黄叶,看着黄根的照片,照片里原本咧唇而笑的老人似乎拧了眉,满眼里含了怨气。

他退了几步,差点栽倒在地。

黄叶猛然转身,握紧了他的手:“黄草,爸是最爱你的人,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吗?”

黄草痛楚地闭上了眼,额上压满了青筋,都在抖动,表明着他正经受着极度的痛苦。

好久,他才低低吐声:“黄叶,就算我收手又如何,念晚儿恨极了江凯伦,势必要整死他,现在已经不由得我去操控了。”

“别的人我管不了,但你不能,你不能站在我的敌对方。”黄叶将他的手抓得更紧,头用力地压在了他的臂上。

黄草脸上的痛苦之色更浓,整个人像一截木头,一动不动,许久,才艰难地点头,空出的手轻轻地抚在她的发顶,应了一声:“好。”

……

到了英国,黄叶才意识到江凯伦的事情引起了多大的波浪,报纸不管经济版还是社会版,都大篇幅地报导着他贩毒的最新内容,几乎扑天盖地,黄叶想不了解都难。

当黄叶看到属于J集团的那个小小的脱责声明以及大肆宣扬要追究江凯伦的法律责任的报导之时,一张脸气得泛起了火焰。

她火急火燎地找到了江凯伦的爷爷,未来得及客气,就气轰轰地开了言:“你这算怎么回事?弃车保帅吗?牺牲江凯伦保住一个J集团?你难道忘了,若没有江凯伦,整个J集团早就没了!”

江老爷子一脸淡然地看着她,手里扭动着两枚核桃,两道眉压得格外地沉。好久,才开腔:“我说过,J集团于我胜过任何东西,我会尽一切手段保住它!”

boss大人请走开

boss大人请走开

作者:维维宝贝类型:现言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