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驿站小说 > 资讯 > 黄叶《boss大人请走开》by维维宝贝精彩章节阅读

黄叶《boss大人请走开》by维维宝贝精彩章节阅读

时间:2019-07-10 15:12编辑:

主角为江凯伦黄叶的小说是《boss大人请走开》,该小说为现言小说,boss大人请走开章节试读:黄叶气哼哼地直走过去,从那男人手里抢过支票,当着他们的面撕成几截,随之教训起人来:“你们就是这么当父母的?当年把他弃了,对他不管不顾,现在认回来就是为了给你们做摇钱树?你们简直就不是人!”

boss大人请走开第三百四十章:从没打算放手

不管怎么说,黄叶都觉得有必要和黄草谈谈,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和丈夫不和。

一路上,并无人拦阻与她,黄叶畅通无阻地来到了总裁室外。

“有什么事吗?”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出来,黄叶发现,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透过门页,可以看到一对年过半百的男女,恭敬地站在那里。

那男的听到这声音,马上上前道:“我们来是为了你哥那饭店的事,你也知道,那地段什么都贵,他的饭店才开业,还没挣钱,要些钱周转,所以……”

女的“是呀,是呀”的附和声随即传来。

“要多少?”黄草的声音里含满了隐忍。

男女人对看一眼,竖起三根手指头:“三十万,我们只要三十万就够了。”

“还要三十万?不是已经给了一百万了吗?”

“你何苦小气呢?不过三十万嘛。你这么有钱,还能拿不出来?”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特别让人生烦。

“拿着这些给我滚出去!”黄草揉了揉眉,甩出一张支票,低吼。

两人连连点头,捡起支票却并没有离开。男人推了一下女人,女人讪讪地走上去:“另外还有你二哥,他投资的那个项目不是亏了吗?现在有个好项目,还要些钱……”

黄叶闭了闭眼,她不敢想象,黄草现在回归的家庭竟是这个样子。没有人对他这个被弃数年的孩子问寒问暖,只是一味地想从他身上榨取钱财,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怒气涌起,她大步走进了办公室。

“你们还是人吗?”她大吼一声,对着那对男女。

巨大的声音惊动了办公室里的三个人,原本蹙着眉的黄草看到她,眉尾随即松开,唇角扯出了微微的笑意,完全没有了刚刚阴沉冷漠的表情。

而那两个人对着黄叶看了片刻,男人随即问道:“你是谁?”

“我们可是你们总裁的父母,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儿子,一定要把她开了!”那女人接口道,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完全把黄叶当成了公司的员工。

黄叶气哼哼地直走过去,从那男人手里抢过支票,当着他们的面撕成几截,随之教训起人来:“你们就是这么当父母的?当年把他弃了,对他不管不顾,现在认回来就是为了给你们做摇钱树?你们简直就不是人!”

“这是哪里来的女人啊,我儿子都愿意给了,你凭什么撕掉我们的支票!”那女人跳起来,凶巴巴地骂,一副要与黄叶打架的样子。

黄叶冷笑:“凭什么?就凭你们不配!”

“你这个女人,看我不打死你!”那女人拖下鞋子欲要打人,男人也抬起了膀子。

“够了!”一旁一直不吭声的黄草终于发声,吼了起来。

两人停下来,依然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以为黄草会对黄叶怎么样,哪知他走来指向一对男女:“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公司!滚!”

他们对望一眼,还要说话,黄草已经叫来保安:“把这两个人扔出去,再让我看到,唯你们是问!”

一对男女的吼叫声响彻走道,黄草已听不到任何声音,眼睛,心里,满世界只有黄叶一人。

“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黄叶僵着声音开口,若不是强忍着,眼泪就要滚下来了。

黄草却绽唇笑了起来:“黄叶,你还跟以前一样,看不得任何人受委屈。就是你这种性格,让我欲罢不能。”

黄叶听到他这话,头又开始作痛,但那份对他的关切却无法缓解,进一步握上了他的臂:“我不管你心里在想些什么,这样的家人不能要,你把户口调回来!”

黄草的眸光一点点柔起来,唇角扬起,反手将她的手握在掌中:“只要知道你还关心我就够了,其他一切都不算什么。”

“怎么不算!这些只把你当摇钱树的家人怎么能够认!这些人真是的,他们不知道,你需要的是家庭的温暖,家人的关怀吗?”忍不住又炮轰起那些人来,想着刚刚见到的一幕,声音不由得重了几度。

黄草在黄家虽然没有享受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但至少大家互相关心,互相扶持,相亲相爱。对于那对男女的所为,她都看不过去了,作为当事人的黄草,心里会是怎样的难受!

“听姐的,把户口调回来。”她强调了一句。

黄草原本动容的表情一时凝固,因为她的一声“听姐的”,他永远都不想把她当姐,而只想当他的女人!

松开了黄叶的手,转身用背对着她:“就算把户口调回去,也无法改变我和他们存在血缘关系的事实,所以,别再劝我了。”

让人离开亲生父母确实是不地道的事,黄叶刚刚只是心急,也为黄草担忧,方这么要求,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只能禁声。

但终究那份对他的关心无法让她沉默到底,许久,她再次低低出声:“不管怎样,你都要保重自己,不能让他们欺负到,好不好?”

黄草转脸,看向她,眼底了有凄然之色,苦涩着扯开了唇角:“如果没有了你,活着都是一种痛苦,又何必在乎被不被人欺负?”

黄叶被惊得猛抬了头,脸色一时苍白,只睁大一双眼睛不愿接受般回看他。

以前的黄草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不管有多困难,他都会迎头而上。他积极,向上,敢闯敢冲,即使沉默的时间多些,但目光里的坚定无法移除。

可刚刚他说什么了,活着会是一种痛苦?这么消极的话怎么可以从他的嘴里吐出来?

黄叶有种被吓坏了的感觉,连气都喘得艰难起来,胸脯不断地起伏,才不致于气息中断。

“不准你这么说!”她喝道,声音尖利得吓人。喝完了,方才发现自己的反应过激,这才极力压制情绪,好半天方才缓住气息,放低音量道:“我们都是一家人,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会好过。黄草,你真的要我难受一辈子吗?”

黄草僵硬的心被突然软化,只因为她这可怜巴巴的声音,还有闪着泪光的眼睛。他无声地走到她面前,将她拥入怀里,眉头已经用力挤成了一团。

“与其让你难受一辈子,不若我自己难受一辈子。黄叶,你要怎样都可以,只要别伤心,别难过。”

他这么努力拼搏,不断争取,只是想她能开心,能轻松一些,能在他的呵护下无虑无忧地过下去。

他痛楚地闭上眼,这一刻,哪怕黄叶说要他放手,他都会。

黄叶因为他的话心跟刀绞似的疼起来,头的重量全部压在了他的胸口,两只手将他的衣服死死捏紧,压抑无比地哭出声来:“黄草,我不要你难受,你要是难受,我会更难受……”

黄草亲自把黄叶送回了家,一路上,两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沉默着,一个字都没有交谈过。

到了公寓外,黄叶看了黄草许多眼,想说话终究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只能作罢。她推开车门,默默走向大门。

黄草凝神看着她的背影,握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又紧,指节早就泛白,眉间沉了满满的苦楚。

仅仅只将她送回江凯伦的家,他就会难过至此,若真彻底地失去了她?他已然不敢想象,只觉得心肺肝绞在一起,除了痛还是痛。

目光无意间落在公寓二楼那扯开了帘窗的落地窗前,看到里面修长的身影时,眉头狠狠一折,几乎折断!

他一伸手拉开门,朝着黄叶走去。

“黄叶。”

黄叶听到他呼,停下了脚步,黄草几步走到她面前,在她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抱着她的双肩将她拉过去,在她的额上印上一吻:“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这吻虽然突兀,但并不过分,黄叶只愣了一下,便接受。

“进去吧。”黄草推了她一把,她像木偶一般迈步离去。背后,很快传来了马达音,渐行渐远。

“黄叶。”江凯伦不知何时站在廊下,对着有些发怔的她喊。黄叶这才回过神来,朝他望去。他沉着眉,似乎心情并不太好,但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

看她走过来,只伸手将她牵住,如往常一样。黄叶因为今天见到了黄草的亲生父母,亲眼看到他们对黄草的态度,心情有些糟,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她把黄草回去认父母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整颗心沉甸甸的,无时无刻不承受着良心的鞭挞。

江凯伦看她这样,并未问话,只是比以前更温柔地照顾她,直到她沉沉睡去才锁眉走出卧室。在客厅里静站了片刻,他拾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我们谈谈。”

某安静雅致的包厢里,只有两个人,相对而坐。外貌不同,但同样出色,一个俊美优雅,一个帅气沉着。

两人面前各摆着一个杯子,一瓶价值不菲的酒,只是,杯子里空空如也,酒从头到尾都没有被打开过。

江凯伦握了握杯,终于发话:“要怎样,你才会放手?”

黄草弹了弹手指,唇角扯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我从没打算过要放手。”

boss大人请走开

boss大人请走开

作者:维维宝贝类型:现言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